此北_Evanstan

主要是盾冬和柯王子
不写桃包。
希望你喜欢
微博ID:HeretheNorth

【柯王子】To the Hell 中 伪洛丽塔AU NC-17

AU下的OOC

王子满15 不构成恋童

接受再看

前文戳头像或走微博

并不NC-17 其实

复健 随便看看

阅读愉快



17.

持续听见刀叉与瓷盘相触的声音。

Curtis放下餐具。Jack坐在烛台、花朵和描花器皿那边,焉焉地没有精神。他今天穿了外套,领口端正系上丝带。正用叉子戳他盘子里的东西,发出声音。

“怎么了。”

他没有立刻回答,拿起果汁喝了一小口。“没什么。”

“你不舒服?”

“没有。”

不。他今早亲自为他扣上一颗一颗纽扣,为了挡住那些痕迹。

“你需要休息,Jack。你可以——”

“闭嘴,Curtis。”他慢慢地说,用他藏在阴翳睫毛后的眼睛看向他,撇了撇嘴。

Jack跳下椅子。他离开餐厅,走路的时候像扭到脚的奶猫,僵硬着背不让自己过多打颤。

 

18.

他在昏暗的小书房里被发现。蜷起腿缩在暗红天鹅绒垫子上,把脸埋进自己手里。躺椅下面掉落一地纸页。

Curtis放慢动作走过去,确保每一个足音都被厚实地毯全部吸收。把他掉落的画纸一张一张捡起来叠好,这时他看到纸页下角一个小小图像。潦草但可轻易分辨,那是他上课背对着他抬起手臂写下语句的样子。他可以想象出Jack百无聊赖随手画下的情形。

他把他压在脸下的手轻轻拉出来,换来不悦咕哝声。Jack皱眉眯缝眼睛瞥向自己,倏忽间又展开眉眼。把他抱起来,自动环上脖颈,脸埋在肩膀磨蹭。

Curtis为他脱下鞋子,勾在手指上。牛皮微微发热。往他的房间回去。

在放回床上的时候亲吻他的眉眼脸颊手掌指尖。

 

19.

无法入睡。Curtis猛然坐起,点上蜡烛。在窗户倒影上看到被自我折磨雕刻出的脸。

昨晚发生的一切现在想起来像是一场梦。梦里面男孩举着火焰贴近他,眼神执拗渴望,紧紧跟随绝不离去。他飞鸟羽毛般从手里滑走,晨光到来立刻远离,掐灭话语躲藏眼神。他一定还在疼,在困倦睡梦中依然不能安稳。压在他身上的是一个男人的疯狂自私卑鄙罪恶。

Curtis发出一声痛苦低吟。Jack无法承受这些。自己怎么能够。

 

20.

钢琴响在深夜,断续拼凑。他警觉,提灯下楼去往聚会厅。

昏暗烛火摇曳,仅仅照亮一小块地方。Jack背对着他坐在琴椅子上,对着搁在架子上的琴谱。昏睡一整天的结果是,身上衣物来不及换下,因为睡梦压出褶皱。

是格林卡的《云雀》。缠绵清澈前奏被他弹得断断续续,显然并非认真为之,所以迅疾掠过琶音滞涩。

他停下转过头,长时间睡眠过后眼底清亮,轻轻摇晃着腿。Curtis把灯放在柜子上。

“怎么不休息。”

Jack看上去心情很好,咬着嘴唇看自己朝他靠近,视线又回到琴键上。

“睡不着。今天睡太多了。”

落下的音符如同它的名字一样轻巧掠过心脏,上下起落,浮动不定。

“别弹了。回去睡觉。”

他斜了Curtis一眼自顾自地又弹起来,故意不理会,嘴角勾起来。Curtis伸手把他的手拿下来,他躲开又放回去,放到其他地方制造噪音。偌大聚会厅只有钢琴杂响,两个人做着毫无意义的无声嬉闹。

“好了。”Curtis捉住他的手。“听话,Jack。很晚了,是该休息的时候了。”

男孩停下来,侧过身子仰头看自己,眼中盛满湖水波动。天真无谓沉落下去,不单纯的灰色暗示浮上来。他微微张嘴,慢慢扯出一个不属于他的轻佻笑容。

“现在不是休息的时间不是吗,Curtis。你自己明明清楚。现在你想休息吗?”

他歪头,把手往后放撑起自己,把一条腿轻轻打开,放到了琴凳另一侧,似乎只是一个放松的姿势。

“我弹不好这个。也许你能教我怎么弹,对吧。”*

沉默。他的暗示勾动触角,怯怯收回。

Curtis攥紧手指又松开,眼神复杂扫过他的额头、眼睛、手腕、腿。最终回到被松垮丝带缠绕的领口。那是他亲自为他扣上的纽扣。

“……你一点都不听话,Jack。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恶劣。”

“那你可以选择。把我抱回去,或者,就让我在这里。”

Jack紧张地舔了舔嘴唇。“你选哪一个?”

 

(*play 双关) 


21.

走微博

ID HeretheNorth

 

22.

Jack出格的大胆彻底击溃了Curtis最后的防线。

这个。天真诡计无辜邪恶的结合体。如同面角支棱宝石,折射错乱光线迷人眼目。他是裹进心脏里的一粒苍耳,飞进耳蜗的蒲公英,悬在舌尖上的甘苦的蜜。他施舍的笑容拥抱亲吻低语可以全数拥有,Curtis在飘然的快乐中心甘情愿地为他倾倒。为他靠在背后的温热紧张,为他搁在自己大腿上的双腿窒息,为他眼神紧紧跟随惊悸。

突如其来,后背遭到物体击打。Jack坐在高高阳台上,双腿垂在栏杆外面,把深紫色果实扔下,观看花园里Curtis如何为这危险紧张。呵斥警告是用来戏耍的玩具,他始终都乐于看到男人焦急愠怒。在对方要消失在门廊的的时候翻回去。

知道他会来教训自己,跑到楼梯口看到家庭教师佯装怒气的脸,大笑着冲上楼梯,要躲开追捕。楼梯踩得砰砰直响,Curtis几步就可抓到他,却被狡猾躲开。终于在楼梯尽头一把拽住他的脚踝,把人拖下来,放倒在地毯上戏弄,看到他因为奔逃大笑弄红的脸和笑出泪水的眼睛。扛到身上的时候拳打脚踢,作无用怒骂。

如同环绕身边精力充沛的幼兽。身体热情柔韧,迎合自己所有欲求。

有时候他从他身上起身,被熄灭情欲的重量拖拽,一时无法分辨幻觉真伪。快乐短暂轻浮。Jack脸上倦怠阴沉分明显露,看向不存在的质点,眼中死寂仿佛抽空灵魂。

 

23.

“Jack,你以后想做什么。”

被叫到的人正趴在书房的桌上玩雪花球。球颠倒过来后,闪亮的粉末落在花丛里麋鹿的角上,稍微晃动就可以制造大片迷眼光点。从这个角度看去Curtis变形的影像就在鹿角之上,淹没在一堆亮片里面。Jack轻笑出声。

“看萤火虫。”

“不,我不是指这个……”Curtis跟着勾了勾嘴角,“你想去哪里上公学?”

“为什么要说这个?”Jack的大半张脸被挡在雪花球之后。“我不知道。也不在乎。”

Curtis把目光收回手中的信件,斟酌着语句。

“你还是得有一点想法吧。你有才能,我不想它被浪费……”

“Curt。”他坐直身子,又倒到椅背上。“我无聊到快发霉了。为什么你不读点东西给我听呢?”

谈话强行终止。明显,Jack对未来一点兴趣都没有,这让Curtis焦躁。

“好吧。既然你无所事事,我手上有你父亲的信,顺便念给你听。”

“为什么他会寄信给你?”

“因为他关心你的近况和未来。但这不是重点。他说……”

“他关心他的财产和名声。”

“Jack,”Curtis放下手中的纸张,“你已经第二次打断我了,并且讽刺自己的父亲。这很没有教养。”

Jack看向Curtis。“那么智慧的埃弗里特先生要怎么教育我呢?”

“Jack,收起你这种说话方式。”Curtis厉声道。“你的父亲一星期之后就要回来了。我想我们都不想在那时候以现在的状态回复你父亲的期待。”

“那就让他一直保持这种期待吧,Curtis。因为我根本不在乎。”

 

24.

他不知道如何让他快乐。

心性捉摸不透,无端怒气暴烈难驯。很久不发一语,神色游离,冷漠翻动纸页。在一起的时间因此变得冗长。

似乎没有东西能够真正使他满足。Curtis找到他,在他的小书房,窝在躺椅上无聊翻动书页,地上照旧是散了一地的画稿。甜食可以安抚他,冷硬眼角微微柔和。他想要抚摸他的头顶。但事实上,除了主动接近心情愉悦的时候,Jack并不习惯于肢体接触。他会僵硬。

日历是常被观看的东西。课业完成后趴在桌上翻动纸板,百无聊赖摆弄钢笔。时钟行走声中入睡。如此度日。

数次发现烟草痕迹。Jack躺着看它静静燃烧,昏暗空间里橙红色光点明明灭灭,随白色纸皮转动。灰色烟气飘散,房门那头男人出现神色阴沉。也不紧张,因为知道他不会对他怎样。

Curtis沉默走过来夺走他手里的烟掐灭。Jack嗤笑着翻身。

“我必须给自己找点乐子啊,Curtis。否则我会疯掉。”

他试图给他做个鬼脸,最终只是倦怠地地皱了皱脸。

这个时候Curtis感觉到他和他的距离。他不了解他,一点都不。

 

25

即使是晴天,本杰明大宅仍然安静到可怕。 

原本也没有多少下仆,休息日更是见不着人影。Curtis一个人穿梭在楼层之间,窗户之外群山森林景色静谧,随着前进变换细微角度。看到起伏林叶,天边紫灰色光线落下,风做着潮湿清凉的低唱。白纱吹动,在无限陷落的安静之中,只有个人呼吸心跳穿过解析蔓延的空旷,好像只有他一个人仍然存活。高挑华丽的廊柱随阳光迁徙转换阴影垂直逼近头顶把人锁柱,Curtis无端产生狂奔欲望,转身疾走。在走廊尽头看到飞鸟振翅而起,露台上Jack摆弄着望远镜,听到脚步声握住镜筒对准自己。

“你看起来像个巨人,Curtis。”他另一只闭起的眼睛睁开,露出笑容。

这天晚上这只眼睛的睫毛扫过手掌,它的主人咬紧嘴唇阻止声音溢出。Curtis低头亲吻他的眼睑,抚过汗湿额发覆盖断续颤栗。瞬间的空白过后他把人紧紧抱在怀里,和之前很多次那样Jack把泪水和汗水蹭在他的鬓边。

“还有……呵,三天。”

“什么?”

“还有三天,呼……塞拉斯就回来了。”

Curtis感受到他口中湿热的呼吸。

“我把该学的该做的都完成了,Curtis。带我去山上吧。我们要找点乐子。”

他听见喘息,难以分辨是玩笑还是哀求。鬼使神差地Curtis选择应允。


TBC

未成年人不要吸烟

吸烟有害健康 对任何人

大概算是回归吧 

条条大路海阔天空

感谢阅读

评论(9)

热度(86)

  1. moon此北_Evanstan 转载了此文字
  2. 存文小仓库此北_Evanst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