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_Evanstan

主要是盾冬和柯王子
不写桃包。
希望你喜欢
微博ID:HeretheNorth

【柯王子】to the Hell PWP 伪洛丽塔AU 上

王子满15 不违反恋童规定
后文有警告再贴
接受再看 不要打我
一直想写这个 奈何老夫少妻梗太火太多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写 
叫我挖坑狂魔
这次真的不长,HE

上车部分去我微博看 电脑登不上lof 格式诡谲让人震惊




生命之光,欲望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1.
Curtis见到Jack那天是个雨天。
花园里玫瑰欲开未开。花苞上滴落水珠,以沉堕之姿压弯枝叶。他踩过积水落叶走上大理石台阶。冷风和着雨把暗香打湿他的鼻头。
塞拉斯坐在书房的云杉木桌后面。已显老态面庞上是黑鹰一样阴仄的双眼。
钟摆持续摇晃。Curtis静立不动,看融雨水如何把玻璃融化又凝聚。钟声落到地上,当,当,当——应该是十下。在第六声响起的时候书房门推开。他转过身的速度比不上来人走到椅子上坐下的速度,略显尴尬地转回来看着塞拉斯。
塞拉斯说了什么他不记得。他只记得再次转身打量他的学生的时候,看到一张花朵般安静乖顺的脸。他抬眼看了看自己又低头。于是他也跟着低头。Jack穿着黑色的方口皮鞋,白色腿袜粘上点点雨水印记,把脚踝变得斑驳透出皮肤颜色。这点让他印象深刻。

如此便开始教授。上午九点开始课程,然后午餐,下午直到四点。塞拉斯忙于生意,因此Curtis需要付出大把时间陪伴Jack。
他的学生令人惊讶地乖巧,而且聪慧。比起他以前见到过的富人子弟都好上太多。Curtis感到欣慰的同事开始享受这种相处——一个说一个写,准确而轻声的回答。Jack端坐和握笔的姿势让他感到适宜。
不知为何他始终不敢把视线长时间停留在他的脸上,尤其不敢和他幽绿双目对视。他会感到灼烧。于是他看懂了Jack每一个双脚摆放位置的意思。平放是在认真听讲,交叠是觉得放松。思考时会轻轻抖动膝盖。他总是穿着腿袜,在腿肚箍出红痕。
有一天他在小黑板上写了很久都没有听到回应。放下粉笔。他的学生没有看他,撑着脸望着窗外花园,陷入某种自我隔绝的失走中。那是他没在他脸上见过的阴影。

2.
他以为可以一直这样直到Jack去上公学。但是从他踩过门口积水落叶的那一刻起道路已经形成。他的坠落被绑在那紧缩的玫瑰上,等着雨水压至最低点那一瞬四散溅裂。


3.
是怎么开始的呢。他有时候会想,也许是因为塞拉斯的远行。为了有人能够“有效的”照管Jack,塞拉斯给他付了三倍的薪水让他在宅子住下。Curtis的存在让Jack安静。
塞拉斯走的时候Jack一直定定看着窗外车辆消失。他不得不出声唤回他的学生。Jack抬眸盯着他,露出一个笑容。这笑容让他僵硬面向黑板花了三次才抓住粉笔。
之后Jack再没有出现过。
Curtis靠着自己的小讲桌等着。房间空空荡荡,暗绿墙纸上勾勒金色花朵,无人使用的书摆在书柜上面静静倒下。玫瑰花开了。香气浓郁逼人,从窗户里涌进来。他的学生逃脱了约定。
开始Curtis是抱着让Jack休息一下的心思。但是接连几天他都没有出现,只有晚餐时分出现在餐桌那头。他隔着鲜花、烛台、菜肴悄悄看他。Jack没有穿外套,衬衫扣子解开露出脖颈。耳边发丝濡湿。黑色腿袜沾上泥点,也许才经历一次畅快游戏。
作为教师他必须提醒他的学生。他话还没说完,Jack就截断了。
“闭嘴吧,Curtis。你以为你是谁?”
这样说着他把加了双份黄油的蛋往嘴里送去,咧嘴露出舌头,眼角肌肉变化。故意狠狠地看着他,像是某种示威的小兽。
“Jack·Benjamin。注意分寸,你要对你的老师尊敬。”老管家发话了。
他的学生敛眉。Curtis听到他因为扭脚双腿皮鞋踏在地上的清脆一声。

4.
夜晚Curtis坐在房间里看书。门突然敲响了,他回答请进。看到Jack的时候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发出很大一声。
“咳,嗯。你有什么事吗?”
敲门的人靠在门框上。他显然是偷偷溜下床的,穿着睡衣。裤管有些长了堆在脚上。他看上去有些犹豫,暖黄色的光线照脸他的额角鼻尖嘴唇,手指无意识地抠着门框。
他朝他走过来。Curtis绷紧了后背又坐下。
“我……来给你道歉。”
他靠在书桌上。“晚上的时候是我无礼了。对不起Curtis。”
这让Curtis倒还无措起来。男孩微抿着嘴唇抬眼看着他。他只能忙不迭地说,没关系。不是你的错,我不该说教你。
Jack朝他更近了,他不得不靠紧椅背。
“你原谅我了?”
当然,当然。他听见自己说。
Curtis以为结束了,男孩该离开了。骤然缩进的距离让他大脑一瞬停滞,紧接着大腿就贴上柔软的温度。神啊,他坐在了自己腿上。
“你在看什么书?”
Jack根本就没有看过书桌一眼。他用他幽深的绿色眼睛与自己对视。Curtis不能移开视线,他无法接受这双眼里的对他的探究关注被涟漪冲散,然而心脏都要被吸进去。他好像坐着不太舒服,扭动着要找一个合适的位置。Curtis要窒息了——丝毫都不敢动。
见他没有回答,Jack歪了歪头撇撇嘴。他向他凑近,低下眼睛看他的下巴,睫毛投下狭长阴影。好像对胡子产生了巨大兴趣。
在他把手放上来的时候Curtis抓住了他的手。他愣了愣,睫毛几乎扫过自己的脸。
“你该休息了。明天还要上课。”
抑制住用指腹摩挲温软手掌的欲望。Curtis把人轻轻推到了地上。
Jack点点头,伸出另一只手。
“那么,给你这个。”
那些虫子咋咋呼呼跳开的时候Curtis慌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罪魁祸首笑着跑开了。在怒气中看到他带着恶意狡黠的嘴角在门边倏忽不见,Curtis心脏狂跳,追逐虫子差点被厚实地毯绊倒。

5.
Curtis长久观望着他,在他看不见的转角。看他趴在地上翻动百科图书,旁边摆着的红丝绒蛋糕只挖了几口,被那些鲜艳美丽草木花朵惊喜得小声呼气。躺椅上入睡,吊袜带蹭掉,腿袜落下露出大截光滑小腿。毫无防备,随意敞开——有时候Curtis会自我陶醉到认为Jack是故意如此,又深刻厌恶着有其他人和他共享这种美好。当他拿着毯子小心翼翼盖到他身上时他睁开眼睛,那一刻Curtis感到死亡的窒息和活着的狂热在身体里冲撞。
他蜷在椅子上抱着画本,无意识咬着笔盖。看到自己出现也无愧意,自顾自涂抹。
“为什么不上课。”Curtis抽掉他的画本放在桌上。
Jack抱着膝盖不悦朝向另一边。“不想。”
“太累了吗?”
“……嗯。”
谁都拒绝不了他失落垂眼。Curtis想起他一个人哼着歌走在长长走廊上,阳光穿透尘埃落在他单薄腰肩。只要他能够快乐。
他的关注和小心Jack是否察觉。亦或只是这个小恶魔知道底线在何处不会逾越,以试探挑战为乐。

6.
上课的时候他吃糖,腿蹬在桌沿上,只用椅子一角支撑自己来回晃动。糖果硬块磕在牙齿上咯咯作响。反复提问没有结果,置之不理完全无视。Curtis试图让他回过神至少不要制造响声,叫了好几次都没有回应。
他有些生气。走过去站在桌边把人按回椅子上坐好。
“吐出来。”
“嗯?”
Jack咬着糖果口齿不清。
“我说吐出来。你现在在上课。”
接着他挑起下颚看着他,仍旧滑动着那个硬块。
他伸手捏住他的脸,被他躲开,于是用力了,迫使他张嘴,把手指放进去把硬糖拖出来扔掉。擦过濡湿不安分的舌尖。
“Jack,”Curtis难得沉下脸。“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至少你应该做好应该做的事。”
他好像没有预料到自己的粗鲁。脸上留下了手指的红印。咬着腮帮子红了眼眶,把笔纸扔得重了。
“Jack。”他厉声道。
Curtis继续念着书上的内容。期间Jack不发一言,只是低着头。他想蹲下去看他的脸,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后来Jack一连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在面前。他躲起来了,把书房门关上,在自己房间里不知道做什么。Curtis几次去找他,没有回音。他想见到他,因此烦躁,一个人在花园里度来度去。
忽然面前瓷片爆裂水液四溅。他被惊得退了好几步。花瓶重重摔下来,里面插着的玫瑰四分五裂。他抬头,在敞开的窗户前看到Jack歪头坐在窗台边,带着嘲讽笑意盯着他。好像已经观察他多时。他能够想象出他把花瓶扫下来时的漫不经心。一种缓慢的刻意。
那笑让他心惊。仿佛自己被全然看穿。自己伪装的严肃在内心黑暗的欲望前显得卑劣无比。

7.
Curtis在走廊上。书房依旧没有人,Jack还是没有现身。他知道自己不该直接动手,但是这规避也太久了一些。
走到花园门廊的时候他听到笑声。他被吸引住,推开门走到露台上。
阳光炽烈。Curtis微微眯眼。高大落叶木笼罩草坪,叶间光芒支离破碎,割裂草坪湿润香气。园丁开着洒水喷头,那些细小水雾形成彩色光斑。Curtis被这不真实的迷蒙弄得愣住。
Jack在和大狗玩耍。把球扔出去,再被捡回,如此往复,乐此不疲。发出快乐尖叫,互相追逐滚落草地。衬衫被水雾汗水打湿贴在身上,细小水珠凝聚又滑落。他被扑到,敌不过大狗热情亲热咯咯发笑,玩闹中衬衫衣摆翻了上去,皮鞋掉落脚掌蹭在草叶上。被亲昵舔舐弄得手足无措,皱着脸笑着叫它滚开。
他看到自己了。坐起身来推开大狗,后者得不到关注自己跑开。他和他隔着在弧形落下的水雾对视。他的睫毛因为凝聚水滴而闪光。
Curtis低下眼睛,准备离开。他被灼烧。他的阴暗受不了这种光芒照射。
“Curtis。”Jack叫住他。
我渴了。他说。歪头一脸无辜看着他。
他给他拿来加冰果茶。他就坐在自己脚边,脸上绽出发热的红色,有些倦怠。Curtis目光迅速扫过他粘上草叶的柔软发旋。蹲下来为他穿上皮鞋,系好带子。


8.
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已经无法抽身。他被俘获。
烧灼的狂热和欲望让他绝望。措手不及撞上火焰与闪光。
不该如此的。这是种错误。于他于自己都不可能有出路。
你渴望什么。你想毁掉谁。你想被谁救走。

9.
他应该停止。
Curtis这样想。
他提着灯穿过走廊,路过那扇门停住。只是看着门上的雕花都让他痛苦而快乐。
这时他听到一声啜泣。心立刻提起来,伸手去碰那扇门,没有锁。往里面移动了。
Curtis吓得赶紧吹灭手中灯。
他控制不住目光。越过那道门缝,他在黑暗里分辨卧室情形。
床上被子一团乱。双腿扭绞在蓬松布料里面,肌肉绷紧抽搐。他看到他的脸埋在床单里,微弱月光照亮湿润眼眶和唇舌。他咬住自己的手指,竭力抑制住自己的声音。另一只手放在腿间。喘息细小隐忍,好像因为这件事兴奋又痛苦着,他的脸被纠缠的青涩和情欲浸湿了。
直到几声拉长的叹息和呻吟。舌尖勾动吐息。
“……Curtis……”
跌跌撞撞离开,回房间的道路变得漫长。那一定是幻听。
你疯了。


10
他的笑容,露出的虎牙。扑闪睫毛,幽深眼瞳,笑意讽刺残忍。精致脚踝,沾满汗水的脖颈,皮肤光泽闪烁。
他是蝴蝶。引诱着Curtis追往花丛里,不知如何靠近,只能观望。又渴求着他停留在自己身边安静震动翅膀。
欲望饱涨无法自控。滑向深渊不可返回。他想着他的眼睛和笑容,在晦涩的情欲中低吼,看到白光刺穿脑浆,火焰烧蚀心脏。

11.
宅子里所有人都发觉了少爷和家庭教师之间的矛盾。
一夜之间,之前那个对Jack隐忍温和的教师变得严厉冷漠,几乎不近人情。而Jack似乎打定心思和Curtis对抗到底,彻底不愿踏进书房一步,言辞尖刻毫无礼貌。没人知道为什么。

12.
雷声隐隐传来。室内室外一片阴暗,空气潮湿沉重。男人静立在桌子旁边。
已经晚上六点。一整天,没有任何人出现。派人去找也没有找到。Curtis任由怒火慢慢把自己充满。
樟树散发浓烈芳香。Curtis踩着雨亲自去找,穿过一排排林木往后山去。也许他会在那里。
转过行道往上,雨开始大了。他不得不加快速度。绕过栅栏看到木屋,不知为何他被强烈而不好的预感击中。
他看到他。站在屋檐底下,和一个女仆亲吻。烟雾从两人嘴里飘出来。他们在分享同一支烟。
怒火和悲哀让Curtis一瞬退却,但又促使他上前。他拽开那个女孩让她滚回去,在她惊慌失措的脚步声里深深看着屋檐阴影下的Jack。
“……你在抽烟。”
对方低头嗤笑。再抬眼脸上又是那种,尖刻而嘲讽的笑意,刺痛双目。
Jack没有愧意,反而对着自己轻轻吐出烟雾,故意而为的挑衅。苦涩焦灼的烟草气息。他和那个女孩亲吻。
他打了他。
Jack的脸迅速红肿起来。整齐的头发被扇得落下来。一瞬僵硬,他舔着唇角裂口转回脸看着他。眼睛里是疯狂撕扯的情感,顷刻又被泪水浸湿枯萎。
他不想再看到他。在眼泪落下来之前用尽力气往家庭教师肚子上揍了一拳。然后沉默跑开,迅速颠簸越过道路。Curtis想要追上的时候已经迟了。

13.
关上房门,狠狠地锁上。金属碰撞发出牙酸的声音。
想要破坏,尖叫或者跪地大哭。Jack觉得自己要被汹涌的情绪溺死。缩在床脚,泪水无法抑制。就算今晚他就死去也不会有人记得。
无数次思考过自己对于本杰明到底算是个什么东西。下仆眼中高傲顽劣的少爷,塞拉斯眼里用来继承家业光耀门楣的工具。他甚至10岁才被接回来,之前一直被寄养在乡下,直到塞拉斯想起他才被重新接受。
他困在这里太久。无人支援可以倚靠。Curtis的出现让他抓住一丝光线。他对他百般容忍迁就,小心翼翼,好像总是可以无条件地对他好。他需要这个。父亲,爱人,指引者,抚摸头颈拉住他的手往前。
他需要一个可以随时扑进怀里的人。一个把他抱起来转圈让他无所顾忌大笑尖叫的人。需要他无论做什么都会站在自己身后。这种证明和确认,在自我折磨中也折磨着另外一个,爱恋鲜活激越,惧怕回应,得不到回应,没有道路。
他知道Curtis眼里的狂热。和他一样的懦夫。可是他只有他在身边。也许抓不住以后便再无机会脱出。
脸仍在肿胀疼痛,鲜血和着泪水味道吞咽下去。他把他错乱的爱吞下去、吞下去。直到没有声音。

14.
Curtis急速穿过走廊。昏暗中墙上蜡烛影影绰绰,每一步都踩在自己崩裂的心跳上。
愧疚自责把心翻来覆去。他不该这样对他,他本来就是本杰明家的少爷。他已经十五岁了,为何不可恋爱。更不必为抽烟的事大动干戈。他也不过是个家庭教师而已。
Jack的门锁上了。无论怎么敲都没有动静,一片死寂。他几乎可以想象出他缩在被子里哭的样子——他怎么舍得。
“Jack,我知道你在里面。是我不对,是我错了。把门打开吧,让我看看你。不要哭。”
他几乎算得上忏悔和哀求了。
站在门口,空荡走廊寂静无声。仆人们早就休息,整个宅子空洞到可怕。他的不安被虚空同化了,长久的站立让他几乎失去感知,只是反复地回想遇到Jack以来的一切。他被他眼里的情感震动了,那不仅是愤怒和恨意。他十五岁的身体装不下这种东西,满溢出来让Curtis沉没。
他一直等着。膝盖冰冷麻痛。
直到门锁发出咔哒一声响,如蒙大赦。

15.
Jack躺回床上。昏暗中分辨不出表情。
Curtis轻轻靠近,看着床上隆起的一团,还带着雨水潮气。
Jack。他低声唤道。
床上的人动了动,翻了个面对着他。眼神晶亮,灼灼看着自己。
他坐下,床垫因此下陷。“我向你道歉。”Curtis说。“我……不应该这样对你,太粗暴也太武断。是我不对。”
对方没说话。
“我希望得到你的原谅。”
Jack觉得好笑。Curtis说话的语气和他的身份年龄完全不符,同时又感到一点快乐。至少他是正视他的。
“你为什么要打我。”
Curtis没料到他会问这个。Jack跪坐起来,眼中情绪又开始流动。
“为什么,Curtis。回答我。”
“……你不守时,任性妄为。你让我生气。……还是我不对。”
他又笑了。每次他笑都是他看穿他的时候。Curtis背脊发冷。
“你真好笑,Curtis。你知道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什么。他听见自己讷讷问道。
Jack朝他过来,眼神闪烁看不透心绪。他抓住自己衣领,身体跨坐到自己身上。柔韧身体潮湿滚烫,激动颤抖,嘴角抽搐着狂热笑意。
“是因为这个。”
他的嘴唇贴了上来。手指抵住自己颈部脉搏。睫毛紧张抖动,孤注一掷的决绝。
紧接着感受到从衣服下面摸上的手,和试探地勾住自己的腿。他甚至试图把舌头伸进自己嘴里。
Jack。Jack。Jack。
世界黑掉又重新燃起,在脑中爆裂的矛盾撕扯挣扎爱恋再一次刺破理智。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Curtis。我一直都知道。
他贴着自己的唇说。

16.
上车请去微博哈哈哈哈哈
等电脑恢复正常贴个链接过来。


TBC

评论(17)

热度(158)

  1. 吴磊今天还是我的吗此北_Evanst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