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_Evanstan

主要是盾冬和柯王子
不写桃包。
希望你喜欢
微博ID:HeretheNorth

【柯王子】引渡者 3 人鱼AU

已经放弃了

人鱼设定下王子和柯总好像有点OOC

凑合看吧

柯总终于上线

希望你喜欢啦


前文 _1_   _2_


13.

Curtis打开门。风甩在脸上,窗上用于遮蔽的木板全部哗哗作响。他往旁跌了一步,抓住粗糙带刺的门框。那上面已有雨的暗号。

花了比平时十倍的力气才让手中火把点燃。黑暗中红色火焰的烟气被风迅速撕碎,他握紧木把走下木楼。

“Curtis——要起风暴了!你还要去巡滩——别傻了!”

他踩进地上的风里,挥了挥火把示意。阁楼上的黑影受不了大风缩了回去。河边木楼上悬挂的油灯全部熄灭。不断有木头玻璃的碰撞声传来。Curtis伏低身子顶着风穿过道路向海的方向走去。

 

14.

距船队回来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他是昏厥着被抬回来的,请了医生没有效果,最后是在吉普赛人的帐篷里找的巫医才解决了问题。在那群流浪者的传播下,镇上的人都知道,商会船队的主力之所以这么狼狈,是因为他被人鱼勾了魂。

后来他加入了巡逻队,每天都到海边去。这下更是坐实了这一点。

然而关于为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是一种,混杂着模糊的身体痛苦和清晰的恐惧感的饱涨。每天他在在自己的床上猛然醒来,觉得死里逃生,逃离那可怕而危险的幻觉,从梦魇泥沼中抬起泥泞的头颅获得第一口清醒的呼吸。

他梦见他与他在两千多米的海洋深层带交合。世界隔绝,幽暗寂静的深蓝海底。仿佛除了他和他世界已经死去。美丽至眩目的鱼尾紧缚着他。不能挣脱。在粉状散开的幽微光芒下看到他潮湿颤抖的唇舌,清凉身体紧紧箍着他,无声喘息化为细小气泡滚过脸。闪着银光的利齿轻轻噬咬他的脖子与下颚。他说,我好痛,Curtis。又痛又冷又饿。

你不能摆脱我。

梦魇如影随形。眼睑睁闭之间都是人鱼的幻觉。他在自我唾弃中被疯狂思念的绝望折磨。他必须要再次见到他,又强迫自己不可再想到他。他被幻梦般的歌声和艳丽打败。

可怜的Curtis。男人和女人们说,看着商会的好船长每日沉默不语奔走于海边与小镇。怎么办,怎么办啊,可怜的Curtis。

“如果大海怜悯他,就会把他的魂儿送回来。”吉列姆嚼着烟丝这样说。“或者把剩下的他收走。他已经被那个人鱼预定了——你们知不知道引渡者的传说?”

Curtis不管这些。当他一个人走在海边的时候他是平静的。海给了他回忆和安定。

 

15

今夜的大海绝不是安定的。Curtis从未见过这样的大海。

他深深浅浅踩过泥泞。满潮将至,黑夜大海发出深沉喘息,撞击在礁石崖壁上和雷声熔在一起。闪电撕裂天空让人疼痛。瞬间照亮的滩涂反射出大片尖锐亮光。雨下下来了,击打在嘴唇和脸皮上,像是敲打鼓面。

灰色潮水翻着白沫打到他身上。他的速度赶不上潮水。他被迫驱赶着往回走,但泥沙拽住他,顷刻间咸腥海水满到胸腹,裹挟着潮汐的力量扑打在肩和背上,不得不高举火把防止这狭长海滩上唯一的光源熄灭。

退到潮线以外的时候Curtis摔倒在地。脸被石头划破了,正在流血,冰冷黏腻一片。他想离开。但是冥冥中他的动作被拖住了,也许是黑暗和潮水让他的脑子已经模糊。

又一道闪电划过。几秒后,巨雷碎裂整个空间,回声久久不息,惊惧中他跌跌撞撞转身看着汹涌海潮,灰色海水中漂流着一具赤裸的人体。潮水正推着他不断往前,即将撞上岸边礁石。

该死的。Curtis迟疑一秒后扑进了水里。火把落在浪上灭掉。

 

16.

他抱着这个人摔在沙石地上。

Curtis重重地喘,肺都要炸开。只差一瞬海浪就把他也交待在那块礁石上了,幸运的是他奋力借着浪潮回涌的那一瞬倒进了另一股水流中得以脱身。

黑暗中他看不清这个人的脸,只能依稀看得出是个男人。慌忙探手,发觉还有微弱呼吸。他的身体冰一样冷。

大雨中他把他扛在肩上往回。最好这个时候还能找到医生。这人状况很不好,但神奇的是他没有咳水,也没有溺水的人该有的症状。

在他走进林子身上的人动了。Curtis停了一会儿,结果这人开始挣扎,发出嘶叫。天,他的嗓子像是坏了一样。

他被踢打得被迫把人放了下来。男人一落地就跪倒在地上,好像不知道怎么走路,用手肘撑着自己往前挣扎。

“你做什么?镇子在那边!你需要帮助——我不会伤害你。”

Curtis几步跨过去挡在他面前,蹲下身把人按住,拖着他站在地上,结果男人直接倒在他肩上。他没办法走路,可能腿出了问题。也许把人扛着太不舒服,这样想着他把他抱了起来。

没想到他直接把手臂环在了自己脖子上,安静不动了。Curtis抱着他继续往前走。黑暗中男人贴在耳边紧张地小声呼吸。他好像很害怕。

 

17.

“Edgar——帮我烧热水。快点。”

听到声音的人从床上窜起来,跑到楼梯上往下看,果然看到湿透狼狈的Curtis从门口进来了,手上不得空正费力用脚把门关过去。

“我的老天!你居然去巡滩了!还捡了个人回来!”

这样说着睡意朦胧的青年还是下楼去了锅炉房。Curtis对他点头说了谢谢,把人放在门口待客用的软垫上。

男人一沾上垫子就放开了他,僵硬地坐在上面瑟瑟发抖。略长的褐色发丝滴着水,挡住了他的眼睛,只看到冻得苍白的嘴唇绷得紧紧地。他还在不安,紧攥着手指。

对自己碰触他躲开。Curtis蹲下来,试图和他交流,然而他除了发抖并不理会什么。他找来毯子披在他身上,被他甩开。

“水烧好了,Curtis。他是谁?”

Edgar带着满身热气走过来,对着垫子上的人挑起眉毛。

“在海边发现的。你去找医生,Edgar。就说这里有人重病必须来看。”

“行,我现在就去。”

他推开门冲进了雨里。Curtis再次靠近他,要把他拉起来。

“不要害怕。你需要热水,否则会生病。”

男人迟疑了一下——看来语言是能懂的。他把他拉起来。

Edgar走后,整个屋子只听得到雨声。他很安静,但这安静是让Curtis莫名提起心来的。锅炉房里面热气氤氲,Edgar把热水倒进了一个大木桶里面。他把他放到了木桶沿上。

不料他突然又开始挣动起来,推搡着拒绝热水靠近。Curtis皱眉,托着他的腿抱起来要放进水里,结果耳边就又响起了嘶叫。

“该死的,别叫了。只是热水,没什么问题。”

毫不理会。手臂胡乱着要攀住他,指甲扣进脖子上一阵阵地疼。心一横把人带起来直接扔进了水里。装得满的热水立刻溢出来打湿了他的衣襟。热度让他打了个抖。

被扔进水里的人整个都陷了进去。挣扎着冒出头,发出剧烈咳嗽,水花溅得Curtis满身都是,因此他不得不闭眼。他惊恐地攀着木桶边要爬出来,Curtis赶忙去扶住他。他伸手抓紧了自己的手。

这手还是冷得发青的。男人一半陷在热水里面,一手抓着木桶,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他的,大口喘气。那些白色雾气被他吸进去又吐出来。看到他流畅的背部线条,光线勾勒柔和阴影。肩胛骨随着大口呼吸鼓动,手臂颤抖,绷出用力脆弱线条。热水烫过后苍白皮肤有了颜色,显现出身上大片大片的擦伤,昏黄光线下红得有些吓人。他抓住他就像是即将溺亡的人抓住了一块救命的礁石。

水珠顺着皮肤肌肉滚落,让Curtis微微晃神。仿佛这景象在哪里见过。他看到发丝间男人的眼睛,藏在沾湿水珠后面的海水绿藻。雾气晕染下充满了疑惑惊讶和防备,闪烁波浪。

他伸手拨开他挡在眼前的头发,露出整张还在发冷的脸。男人像是十分疲累,又贪恋手掌热度般顺着他的动作把脸贴了上来,靠着自己的手掌微微眯起了眼睛。呼吸放慢了。

 

 

18.

Edgar带着医生满身冰冷地回来了。Curtis带他们到自己房间。他把捡来的人放回了自己屋子里。

男人——或许应该说青年,因为他看上去不过约莫二十多岁——蜷在层层叠叠的被子里。热水给了他温度和血色,但更多的可能是因为他在发烧。

“我该怎么说你,Curtis,这么晚出去巡滩就算了,还带个麻烦回来。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根本不会来——镇上病员这么多,哪一个不是坚强地在雨中挺住不麻烦亲爱的老医生!这是哪来的娇气货,发个烧就受不了了。”

医生推了推眼镜,越过镜片凑着温度计瞪着那小小的液柱。“不高嘛!Curtis你怎么了?我怎么没见你对船员这么上心?”

“不,医生。他有外伤。你给他看看。”

Curtis伸手去拉被子,被床上的人紧攥着拉不开。只能走到床那边拉开背后的布料,露出布满擦伤的后背。

“这点小伤——随便敷点药就好了。注意别感染。我明天把药粉送来。”

Edgar给他让路。老医生从药箱里拿了一瓶药水给Curtis。

“这是退烧药,让他吃。不然今晚就真的烧上去了。懂吗?”

“是,医生。”

Edgar又把医生送了回去,所幸后半夜雨小了太多。Curtis为大副的无怨言感激。——天知道自从船队回来他已经给他带来多少麻烦了。

屋子里又重新恢复安静。Curtis把亮在床头的提灯摆到了柜子上。漫上来的阴影切割了他的脸。

他俯下身试图叫醒昏睡的人。“你得吃药,吃了药再睡。听见了吗。”

他眯缝着眼睛看他,把大半张脸从被子里露出来。Curtis把手伸进被子里握住他的。

他撑起身子看着他,露出上半身。因此光和影的切割蔓延开来。Curtis打开药水瓶。

他没料到的是,他直接就着他的手喝药。听到牙齿咬在玻璃瓶口的声音,清脆细小的一声。怔愣中抬手让药液倾倒出去,他一边吞咽一边抬眼看自己。

Curtis扫了一眼就移开视线。他躺了回去,暗色光线中半是困惑半是探寻地继续看着。溢出来的深色药水顺着唇侧滴落。如同鲜血。而他浑然不觉。昏黄火光和雨声让Curtis再次晃神。

他裹起被子闭上眼,把脸藏了起来。

 

18. 

Curtis是被持续不断的哼唧声吵醒的。

硬木椅子磕得他的背发疼。昏沉的梦境中人鱼仍旧纠缠着他,显现在自己面前顺着膝盖慢慢爬了上来,对着他呵气。冰冷的身体闪着暧昧的光。他无法逃避他眼里的风情。

油灯燃尽了,只剩下微弱一点焰心。他向床边摸去。

凌晨,雨已经停止。房子散发着雨水浸泡的木头气味。幽蓝天光已经显现,透过窗户缝隙流淌。偶尔鸟类飞过,留下迅疾黑影。

他在发抖。声音闷在被子里面。Curtis掀开被子,如同掀开蒸煮海水的煮锅。

他在发热,汗水打湿头发皮肤,却又像极度寒冷一样牙齿打颤。痛苦呻吟压抑在喉咙里,细小气音穿过喉咙,又听起来像是啜泣了。他年轻的脸显现出一种纯粹的疼痛。这种表情只会出现在人类的婴孩身上。

他手指颤抖,一寸一寸挪过来抓住他的衣服。不让他走。

Curtis知道自己不能离开。

一如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把他救回来。他坐在床边抓住他的手。他是被大海流落到他身边的一个预兆。

也许真如吉列姆所说。大海怜悯他,所以给了他一个幻梦的容器。这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TBC

评论(10)

热度(115)

  1. 存文小仓库此北_Evanst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