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_Evanstan

主要是盾冬和柯王子
不写桃包。
希望你喜欢
微博ID:HeretheNorth

【柯王子】引渡者 1 人鱼AU

打鸡血的产物

来自于一句对《海的女儿》的解析:

“希望通过一个人的爱和誓言,得到不灭的灵魂。”

再次重温这个童话,觉得美到极致和心碎。

不长,HE

警告:不清新童话,含猎奇描写,含鱼尾生殖腔肉。

不喜勿入



0.

人鱼没有不灭的灵魂。而且永远也不会有。

 

1.

风暴刚过。黑夜的大海沉没在震荡余韵中。

Curtis把灯罩中的水倒掉,掏出打湿的火柴点燃棉线。昏暗光线下航海图狼藉一片。已经迷失,他带领的船队被无边黑暗围困。雨和雾永远沉默。

有人跑过甲板,腐坏布料痛苦呻吟。紧接着骚动声响了起来,雷声过后从各个房间角落钻出来,火光争先恐后向甲板涌去。Curtis打开门,水手冲过面前时身上的雨水溅到他脸上。

他扯了扯割着皮肤的皮带。爬上梯子走到甲板上的时候,一堆人围着什么东西吵闹个不停,不时发出惊呼。

“Curtis!快过来!”

大副Edgar拿着火把从人堆里面挤出来。水手们让出通道,让船长过来。海水还有血的腥气扑至面前,昏暗火光下他看到了地上那个不断挣动发出嘶叫的东西。

“风暴太大,这个东西被撞倒网子里缠住了,很凶,要咬人。狠打了几下终于安分了点儿。”

Curtis蹲下。这个人形怪物趴在地上对着他张嘴,露出利齿。

有人伸手去拉缠在这个东西身上的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听到惨叫。这个东西迅疾折身撕裂了那个人的手骨,Curtis反射性地后靠,坐在地上的时候涌上一堆人拿着棒子叉子猛打一气,终于不动了。

血流了一地,有人类的也有地上这个东西的。扯掉网的时候Curtis听到愤怒的尖叫。任何正常的生物都不可能发生的声音,怨毒尖利嘶嘶作响。

“天哪!”Edgar在身边发出惊叫。

他站起来。那堆纠缠在一起的海藻和网被甩在一边,露出了全部。他睁大眼睛。那是一条鱼尾。

“神啊,看看我们抓到了什么。一条人鱼!”

 

3.

传说中的生物。流泪成为珍珠,能够纺织轻薄华美绡纱,歌声蛊惑人心,以迷路水手为食。

都不可能是眼前这个脏兮兮的被污水和血糊成一团的东西。

人鱼被转移到底层船舱仓库中,泡在狭小的浴缸里面。为了防止这个东西再伤人他们把他绑在铁柱上。于是Curtis提着油灯下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人鱼过长的鱼尾落在地上,双手举起几乎算是吊着。窄小窗户中透出的阳关照在它的尾巴上,一片灰暗黏腻。

依据人类特征来看,这只人鱼应该是雄性。情况很糟,昨晚造成的伤已经开始化脓,裸露的皮肤上覆盖数道抓痕,伤口绽裂,血液干涸,鱼尾上大片鳞片掉落,尾鳍几乎撕裂。如果不是脖子上覆盖薄膜的腮缝还在鼓动,它缩在那里像是已经死了。

失望中,Curtis再三确认它已经虚弱到不能有任何动作。伸手靠近它的头部,尝试抹开挡着脸的头发。

一张男性的脸,轮廓算得上好看,但是左脸伤口极深,能够看到筋肉薄膜,看上去让人心惊肉跳。

这样的东西根本不会有任何人感兴趣。大陆上多少富商贵族花费重金收集奇珍异物,如果是人鱼必定可以一夜暴富,但那必须是美丽神奇的东西。这只人鱼是受伤的怪物。

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人鱼睁眼了。Curtis不受控制地与他对视。一双海水与绿藻交织的眼睛,覆盖冰冷的死气,仿佛任何光线都无法穿透。

白费力气,Curtis作下结论。然后离开。

 

3.

船队依然在海上漂泊。没有尽头,希望和炽烈光线一起日复一日燃起又泯灭

物资快要耗尽。Curtis站在甲板上看着单调海面,眉头紧锁。这不对劲,他们在一个地方绕着圈子,夜晚天上的星座几乎没有变化过。

“我们,会不会遇上了海怪,你知道的,传说里面施法的那种。”

Edgar边说话边砸吧着嘴。太渴了,淡水是最重要的资源,能省则省。日复一日的徘徊也快把他拖垮了。

他想到一个可能性。同时也想起人鱼已经被扔在船舱底部几天都无人问津,烦躁中再次下到底部。

突然进入黑暗空间让人几乎盲目。适应过后看想浴缸,人鱼已经呈现一种灰白色。像是一具死尸。

操。Curtis暗暗骂着跑过去查看,鱼缸里面的水几乎蒸发殆尽,几日前尚且光滑的鳞片干成斑驳的一片。伤口恶化得不成样子。人鱼头歪在一边,露出虚弱脖颈,腮膜干裂,嘴唇灰白。能够看出他挣扎过,因为捆住的手腕全是擦伤。他看上去确实是死了。

急忙吩咐人去打海水,一桶一桶倒满浴缸。还是没有反应,Curtis在旁边拿了块破布沾水擦拭人鱼的脸,让水分顺着嘴唇渗下去。污渍擦开过后Curtis发现他完好的右脸好看异常。

接下来只有等待。如果人鱼能像传说那样让人迷路,那么也许也能够带领船只离开迷宫。走投无路,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个荒谬的主意上。

Curtis快要绝望了。窗户里透过的光线缓慢移动,漫长等待中照亮人鱼灰白的脸。他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Curtis立刻站了起来。

“嘿,你听得见吗。你没死吧。”

他用手去拍他的脸,触到冰凉表皮,像是覆盖细小鳞片。人鱼终于眯缝起眼睛咧咧嘴,看上去像是试图对他呲牙警告。

不知为何Curtis竟然感到一丝庆幸高兴。他用清水仔细清理了他的伤口,放下了捆着他的粗绳子,擦拭那些紫色印记,仔细看着布满鳞片的锐利指尖,擦掉血污。从脸到尾部一片都没放过。他蹲在地上一寸一寸往后挪,抬起沉重尾部,拉开皱成一团的尾鳍。人鱼僵硬了一瞬发出疼痛喘息,也许是牵扯到干掉的血痂,于是赶快放下。黑暗空间里回响着人鱼轻轻的呼吸声,他看到人鱼皱起眉头,腮膜颤抖鼓动起来。一个凶恶又脆弱的生物因为他的动作表现出有趣的反应,无疑引起好奇。任何人都不能拒绝这种探索的诱惑,更何况身家性命就全在这只人鱼身上。

“我明天再来。”他蹲在人鱼耳边轻轻说,不管他有没有理解到。

 

4.

人鱼需要进食。一船的人等着活命,结果现在还要饲养一个不知道有没有用的怪物。

捞起来的海鱼分食过后剩下许多死鱼。Curtis收集起来下到底部,把装鱼的袋子展示给人鱼看。

人鱼没有理他。眼睛都没睁一下。

“你需要进食,不然会死。”他说着拿起一条凑到人鱼嘴边。

毫无反应。Curtis耐着性子等着,以为是不喜欢,一条一条地更换着放到他嘴边。但是人鱼就是不吃。

耐心耗尽。他伸手捏住人鱼下巴试图强行掰开,人鱼开始挣动,仍旧不肯张嘴,直到Curtis用棍子撬开紧闭的牙齿把鱼塞进去。

背上传来重击,Curtis跪倒在地。人鱼用力抬起尾巴制止他的冒犯,重伤中力气实在太小效果微乎其微,只能由着他把死鱼塞进嘴里。Curtis手指伸进他的口腔,知道他没办法反抗,触到滑腻柔软的口腔内部,因为发出不满的呜咽声产生震动。

把鱼生吞下去过后人鱼对着他恼怒地龇牙,Curtis迅速收手保住了自己的手指。因为愤怒和哽住产生的眼泪让人鱼的眼睛活了过来。

他安抚地拍了拍人鱼的头,在他再次暴怒之前离开了船舱。

后来人鱼说什么都不会再吃。思考很久过后意识到,看人鱼的攻击性能够判断,他是吃活物的。

然而活鱼他仍然没有兴趣。那些鱼蹦到浴缸里惊恐地游来游去,人鱼看都没看一眼。他还要耗到什么时候。全船的希望就在这个神秘的生物身上了,人人都期待着奇迹或者魔法。权当是死去之前的寄托。

他到底要吃什么?

有一天水手抓到了章鱼。这种长相恐怖的东西没人敢动,Curtis带着恶意把这玩意带到了人鱼面前。

软体生物放到身上。他没有反应。章鱼迟疑了一会儿摆动触手顺着人鱼的身体往上爬,缓慢扭动试探像是在跳奇异扭曲的舞。Curtis站在一旁屏住呼吸。那些吸盘顺着光滑的表皮滑动,留下一个个印子又消失,攀爬过伤疤划过凸起骨骼像人鱼的脸进发。就在这时人鱼终于张开眼睛。

Curtis第一次见到人鱼这种眼神。全然的冰冷,漫不经心锁定面前这个张牙舞爪的活物,看他如何爬过自己的胸腹靠近。然后他张开嘴,章鱼触到孔洞向里面探去,人鱼微微抬头顺服地任由它动作。他在做什么?

然后人鱼突然咬了下去。章鱼因为剧痛皱缩起来从他身上滚了下去,在水里翻成一团。他咀嚼着嘴里的东西看向Curtis。他无法确定里面是猎食者的鄙弃还是挑衅。

 

5.

绝望终于击垮了最后的防线。

有人选择跳海结束。每晚心惊胆战等着的是不知什么时候想起的扑通一声,到最后不是对死亡的恐惧挣脱而是全然屈服。

Grey不知多少次向他提醒过。水手长不愿意再继续清点人员。这样下去整艘船都会崩溃。没有水手愿意工作,船只现在飘荡在海面上。

“做点什么,Curtis,你是船长,不要让人绝望。”

他又能做什么。观星图航海图全部没有效果,难道要他做出谎言让人继续在无望的希望中煎熬?这种谎言没有丝毫让人信服的地方。

甲板上的压抑沉闷太多,以至于每日到人鱼这个地方来竟然成为了一种得以清净片刻的方式。

他伤口在好转。海水滋润下皮肤鳞片开始恢复光泽,脸也不再是满是死气。他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看着头顶小小的窗子,光线穿透他海水一样的眼眸。每当这个时候Curtis都会有那么一瞬间相信传说,相信人鱼确实是美的。

他甚至哼起了歌。

Curtis悄悄出现在这里。人鱼抬头闭着眼睛,诡异奇丽的调子在他的口腔里萦绕回转,声音不大,生生勾去魂魄。看到他出现的时候人鱼停止声音。

“这就是你们怎么勾引水手的,嗯?”他坐在人鱼旁边,似笑非笑地问。

没有反应。“你还会什么?施法让船队迷失?那你可以带我们回到陆地吗?”

人鱼转头看他,眼里是嘲讽。他现在确定他能够懂得他说的话了。

“我知道你听得懂。你能够带我们离开,对吗?”

他没有动,懒懒地动了动捆住的手。

Curtis明白他是让他给他松绑。

“你先回答,再给你松开。”

人鱼闭上眼睛。是,他现在好像并没有和他讨价还价的余地。

“好吧。我给你松开,你不许攻击。”

他拿出匕首割开粗绳。人鱼动了动僵硬的手腕,在Curtis等待回答的时候收起缩进了水里,尾巴重重地把他拍开。

该死的。Curtis站起身,人鱼蜷起尾巴把自己裹了起来。水面下是他眼里湿润荡漾的绿色,发丝浮动,他朝他吐了一连串泡泡。

 

6.

人鱼心情很好,Curtis察觉到了。或许每天看着他焦急恳求对他来说就是一种享受。有时候推开舱门看到他趴在浴缸边缘无聊的扣着地板,Curtis觉得他一定是故意的。

愤怒涌上身体。更多的是绝望。他的绝望一直被忽视着,化为鞭打着他不可崩溃的力量。如果他也崩溃了这个船队就彻底没了希望。

也许他对人鱼太温柔了一点。

无视掉人鱼的嘶叫抗议,Curtis再次把他绑了起来,这次连尾巴一起。减少海水量,断绝食物来源。彻底动弹不得。他确信在离开的时候看到了人鱼眼里的愤怒。

一连几天都没有再去看过他。的确,帮着甲板部把所有死尸处理掉也需要时间精力。

夜晚来临。Curtis在饥饿干渴中闭上眼睛,祈求奇迹和平静。房间那边不时响起哀泣的声音,有人烦躁地走在甲板上。分崩解析的空间。

他入睡,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歌声。和那天一样,诡异美丽又轻柔曼妙的声音,穿过层层木板抵达他的房间,入侵他的梦境挑动他脆弱的神经。歌声充满着哀求埋怨,轻轻控诉他的粗鲁忽视,委屈异常。他被这主动惊讶,翻身下床,浑浑噩噩走向船舱深处。越往下声音越大,回荡在整个空间。奇怪的是其他人都没有听到,Curtis一个人穿梭在楼梯之中。

终于抵达。他推门进去。月光从窗户里流出来落到地上。轻轻的水声,像是百无聊赖等待着他。

Curtis看见幻梦。他终于相信传说。

流动的月光是原来是他随呼吸变化的细小鳞片,覆盖在光裸上身,柔和光泽闪现。平日黯淡无光的鱼尾混列着深蓝、墨绿和闪亮的黑色,紧贴收起的棘刺张开,如同由锆石、青金石、祖母绿雕琢而来。耳鳍藏在柔软的发丝中间随呼吸舒张,脸上写满忧愁委屈无聊。嘴唇是夜晚最后一抹血色夕阳,被水润湿后成为闪烁晦涩光泽。他抬头看他,眼里盛装着整个星空大海,情绪莫名如同深渊。

他无可抑制朝他走过去。人鱼眯起眼睛抬起身子看他,喉咙滚动发出美妙颤音。他着魔般蹲下,蹲在他面前深深地看着他。

人鱼伸手。摸上他数十日未曾打理过的胡须,轻轻挑着下颚让他凑近。自始至终他都看着自己,嘴唇缓缓吐息轻叹着调子,直到他顺服地凑在人鱼耳边。他在耳边施下咒语。

“……噢,Curtis。我好痛。又痛又冷又饿。你不要我了。”

不,不,怎么会。他听见自己说。

“给我松绑吧。让我自由。我带你走出困境。”

人鱼起身,水珠簌簌落下,滚落到浴缸里发出响声。他捧住自己的脸。

来吧。来吧。照我说的做。

他不可能拒绝。

Curtis掏出匕首。Jack满意地看见这个愚蠢的人类陷入幻觉看到自己的蛊惑,让他松开了自己。

“抱我吧……带我走,走到甲板去。我带你离开。”

他抱住水里的人。光滑鳞片清凉舒适,像是一眼活泉。

深夜大海,圆月巨大仿佛梦魇。Curtis顺从地走着,低头看着怀里的人鱼。他伸手环上自己的脖子,潮湿发尾散发着海水的气味。这一刻心脏狂跳几欲崩裂。

再见。

他松手时听到人鱼这样说。这个美丽的怪物竟让他感到不舍和心痛。

 

TBC

评论(23)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