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_Evanstan

主要是盾冬和柯王子
不写桃包。
希望你喜欢
微博ID:HeretheNorth

【柯王子】暗 5 ABO NC-17

过渡章

从下章开始就进入结局分支(并不是要完结 剧情分支



在七岁之前,Jack从未见过蝴蝶。

那是塞拉斯念念叨叨的生物。成群飞过旷野,降临到他头上成为王冠,因此是神的旨意让他成为国王。这东西也成为基立波的象征。听各种描述仍然是费解的。Jack不明白一群飞虫为何如此神圣。

那是初春,他还穿着羊毛外衣,领口系着深色丝带。塞拉斯代表基立波访问西南一个小国,他也被带上。

大人们去了议事厅,他得到糖果,被留在花园。

他不喜欢甜食。拆掉包装后捏着小小木棒,手指发冷,淡黄色的固体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站在台阶上看着这比起夏伊洛小上太多的花园发呆。南方花开得早,零星显现。树木叶苞紧缩,花园因此显得寥落。

他不知道它是何时出现的。回过神来,黑色的飞虫已经扑至面前,落在糖果上留下一圈灰色的粉末印记。他怔怔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它,缓慢扇动翅膀。过早诞生在春寒里的蝴蝶。看到它诡秘狰狞的花纹,与冷硬黝黑的眼珠对视,触须粗壮震动颤抖。宝蓝和血色的花纹交织如同血管。这只蝴蝶停留在面前让他头晕目眩。

不知如何是好,为这停留又是害怕又是雀跃,静立不敢眨眼。稍微一动过后这美丽的生物立刻振翅离去,上下翻飞没有留恋。

感到心痛。跨下台阶要去追逐,糖果掉在地上碎裂。摔倒的时候草地湿气冰冷。

试图继续,被女佣拉进怀抱。听到劝阻,嘘,殿下,你是王子。不可以哭。

他不会哭。只是睁大眼睛望着蝴蝶飞远消失。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遇见蝴蝶,之后再未有过。它的出现仿佛幻梦。这样轻灵自在的生物。暗色沉落的瑰丽。不可靠近。偶然邂逅它的出现,它追赶季节的盛大迁徙,以为是恩赐殊遇。不为任何人停留。为何会为王冠停留。

幼年出现的飞虫印刻脑内成为印记。十六岁某日醒来,眼前混沌闪烁仿佛蝶形光斑,费力睁眼试图看清周围,心跳异常震动和振翅同步。戴着眼镜的医生站在床边战战兢兢,哆嗦着给他判了无期徒刑。一个性征是Omega的王子。

拿刀抵上男人脖子的时候他惊觉原来装饰匕首可以如此锋利。这个可怜的Beta男人被他吓懵了,从未料到一个刚刚分化潮湿发热的Omega能够有这样狠戾的暴怒,模糊视野中王子眼中暗得吓人。

这原本就是个可以靠谎言存活下去的地方不是吗。Jack夜晚缩在床脚在高热中面无表情。他知道塞拉斯会如何处理他,就像处理衣服上的渣滓那样,随便拍拍让他落到哪个不知名的地匹上去。所以他先行一步让那个倒霉的Beta医生消失在不知在哪个肮脏的角落。哈,你看,没人能够威胁他。他什么都不怕。

 

所以,当蝴蝶再一次出现,Jack感到恐惧。在南方小国近距离接触的虫类梦魇般显现,沉重巨大仿佛怪物。先是触角,眼睛,再是口器,足肢,黑色腹部和暗色美丽的翅膀。贴在面前,翅膀扇动发出震动声响,逐渐扩大像是鹰雕振翅鼓动山风,推动大海暗潮涌动激荡不休。

奋力睁眼抽身而出,Jack发现自己被人紧紧箍在怀里。他感受到的震动其实是Alpha的心跳和呼吸。丝毫动不了,一是因为身体酸痛难忍,二是Curtis压着他不让他动弹。

Curtis知道他醒了。

很久,Jack推开Curtis,无视掉乱七八糟的床单和衣物起身去浴室。Curtis坐起来看着浴室门关上。白昼到来让尴尬沉默无所遁形。

“……Jack。”忍受不住,Curtis尝试着引起从浴室出来更换衣物的人的注意。

“你把她弄到哪去了。”

他说的是昨晚那个被敲晕的女Omega。“昨晚……你睡着过后我把她送回去了。她不知道,也许以为一直和你在一起。”

Jack背对着他系着衬衫扣子。“嗯,好。”

又是强装正常的语气。

他想说些什么,但是Jack的情绪无从窥探。他本来已经做好了醒来面对怒气的准备,但是王子的沉默让他措手不及。

Jack拉开墙上的柜子,Curtis注意到里面是一个保险柜。他从里面拿出玻璃瓶。原来这就是他藏着的Alpha信息素。

为了奋力盖掉热潮的味道Jack喷得多了,让Curtis又感觉到了压力。这时候Jack转过身第一次正眼看他。

“塞拉斯知不知道。”

对方表情冷到极点。

Curtis默了一会儿回答。“他不知道。没有任何人知道。”

Jack没有动。仍旧定定看着他,眼神空白尖锐把几乎把Curtis吸进去。他没有回避,流露出细微担忧的神色。Jack察觉到他肌肉的变化。两个人隔着一起造成的狼藉没有任何温存地对视,确认和较量。

然后Jack转身,把刀子放了回去。

杀掉他没有任何意义。塞拉斯会起疑。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也许还有用处。

不可冲动。他闭上眼睛告诉自己。手掌满是冷汗。


TBC

搞不来剧情就不要搞 我感觉自己要死亡了

这篇远远超过了预期 后面可能会赶进度

希望你喜欢吧


评论(3)

热度(114)

  1. 存文小仓库此北_Evanst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