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_Evanstan

主要是盾冬和柯王子
不写桃包。
希望你喜欢
微博ID:HeretheNorth

【柯王子】金钱关系 2 直播梗 NC-17

是的 我开始放飞自我了 突然文思如泉涌

疯狂地想看Loki和Jack的相处 于是开始加入锤基成分

我把基妹和王子的组合命名为——篡位组!(好丑 有没有更好的啊)

过渡章 讲一讲Jack怎么当上主播的

盾冬客串

希望你喜欢 如果有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的(虽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回

哎呀突然想起今天是七夕 发这个好吗(躺

各位七夕快乐啊



生活就是狗血和狗屎。

Jack在酒吧里被人拉出来,以沉痛的表情告知,你爸破产带着存款和小姨子跑了。

那个时候他醉醺醺地看着他的那位朋友怜悯而慈悲的脸。那上面明明白白写着:你没钱了,滚吧。

他的回应是狠狠的一拳。

然后他回家。一大堆清算财产的人散落在屋子里,辛劳如采蜜的小蜜蜂,没人鸟他。塞拉斯那个老不死的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儿子会怎样——或许他的存在对他来说就是二十几年前和Jack亲妈之间的一个错误。当然,他每次也能够在吵架的时候从塞拉斯那张阴仄的老脸上看出他的悔恨,当年为什么不带套。

他们还是给他留了个行李箱,以他还是要上学为理由。里面装着几件衣服和一个笔电。看起来很不错,但是那个破电脑他几百年前就没有再碰过。

那些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留下Jack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庭院里面,身边放着那个没装满的箱子。夕阳灿烂如花,箱子的轮子磕在地上发出巨大噪音,他离开的时候背影寂寞又潇洒。

个屁咧。他的包里只有几张零钞,卡全部停掉。于是怒而剪,烧之而后快。看到垃圾桶里面燃烧的黑烟的时候,他几乎想要掏出手机拍张照片po到Twitter上。但是他已经把自己的手机拿去回收换了几张百元钞和一个仅有通话短信功能的垃圾手机。生活所迫,他还是想得到办法。

没有时间抱怨或是愤怒。他连一个容身之所也无。从城内一直跑到城外,他终于在贫困区以敲诈勒索的价格得到了一个小小的租房,一室一卫,没有家具,只有一个床垫。如果忽视掉生霉的墙壁逼仄的窗户还有漏水的厕所的话,这地方还是挺不错的——如果你要叫它一个隐秘的小角落。

Jack把Prada的衬衣,或许叫抹布更合适,扔在床垫上。他的破产生活开始了。


在修那个破笔电几乎花掉剩余所有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需要一份工作。他花了十几分钟思考自己擅长什么,得出的结论是没有。毕竟你不能要求一个富家子弟十项全能不是吗?

开始他觉得自己至少能够在好一点的饭店当服务生,或者洗碗工也不错,但是这年头做这样的事情都还要看你的工作经验。也有考虑过要不要去酒吧,然而档次稍高的地方几乎没有人不认识Jack·Benjamin。花掉最后的钱做地铁过后,他怀着绝望的心情走进一家三流咖啡厅,用最忧郁最温柔的眼神和胡编乱造的悲伤的天鹅王子落难记欺骗了那个显然幻想症末期的女店长,在最没人愿意干的时间段工作:早上5:30到10:00。在他百般诱骗之下这个女人允许他工作到12:00,这意味着午餐可能有着落了。

但是不能预支薪水。

那行吧。他别无选择。

其实那个时候他还是相信好运,希望,或者生命中一切值得期待的事情的,暂时没有钱也能够忍受。但生活总是用琐碎的事情把人折磨至死的,不是吗。光辉只属于上层阶级,而他是从云端坠落到泥潭的宝石,不会被捞出只会越陷越深腐蚀脏污。在这个绝望的发酵池里面,人和破烂的环境无意义的事件时间一起腐烂。

是的。因为当你发现和你的邻居斗智斗勇才是头等大事的时候,它就会成为你生活中的污点,霉斑,屎渍,害虫,把人逼疯。也许只是他还没有明白自己到底处于一个怎样的地方。

夜晚黑暗蠢蠢欲动。他缩在床垫上头皮紧绷,无法入睡。木门开关的声音吱呀作响,有人大笑有人哭泣,声音近乎干嚎撕裂黑暗如同恶鬼。有时候自己的门会被突然敲响,一种疯狂执拗,仿佛门框都要被毁掉,那个时候他只能僵硬着身体站在门口计量着自己怎样才能在对方破门而入的时候和他同归于尽。他知道这里住着妓女。那些呻吟仿佛蛆虫吞噬骨缝,颤颤巍巍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啜泣。男人和女人大声争吵,互相殴打,砸碎东西,心惊肉跳。甚至能够听到人被拖行在地上的嘶哑尖叫。必须有得以防身的东西。把笔记本和钱包压在枕头下放好,买到一把刀,也放在同样的位置,确保可以随时拿到随时取用。

有时候会感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就被抢劫犯打死扔在角落。有时候又会突然觉得这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丢在自己门口生蛆的垃圾袋可以忍受,角落里出现的毒品针头可以忍受,漏水的厕所可以忍受,楼下那个男人看着他的淫秽目光可以忍受,随时响起的难听至极的破口大骂可以忍受。这些都可以忍受,只要自己还能有一份工作不至于饿死。

有一天他回家打开灯,看到了自己空空如也的房间。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眼皮如遭重锤。

事到如此Jack还在强迫自己冷静。直到他突然想起,他母亲留下的戒指也一并消失。

终于爆发。蹲在门口嚎叫出声,或许过于悲痛凄厉,引起周围人的大声咒骂和凑热闹的窥探。所有人冷眼旁观这个新住进来的男人疯了似的冲到每层楼的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从最顶层到最低楼,顺带着最难听的脏话辱骂,叫人归还他的戒指。这个傻逼男人居然想在这个地方找回他的戒指。真蠢。

暴怒和绝望成为一颗小小的硬块。Jack不再出声。只是沉默地沿着贫困区的所有垃圾桶一路找过去。在所有垃圾即将被垃圾车吞入之前,在装满食用垃圾的的袋子找到了那个脏兮兮的丝绒盒子。烫金的Benjamin已经不可视,打开来看,里面什么都没有。

那一刻他终于清醒。他失去一切。他什么都没有了。


人不能总是放任自己沉浸在黑暗漩涡中,更何况生活并不允许你这样做。凌晨四点他照样起床前往咖啡厅,泪水早就全部风干,唯一真实的感受是心脏跳动冷静有力。没有钱做任何事情,一件T恤穿上数日不能更换,苦求同事借钱让他能够去洗衣店清洁衣物。找到其他零工,但时间都不长不能稳定。后来想来还真是麻烦了那个吝啬到死的四眼田鸡,可惜知道他走的时候他都没有还他钱。真是抱歉啊。

日常除了打工和寻找下一份工作,就是和周围的人斗智斗勇,看谁比谁更猥琐。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这里是魔高一尺你他妈要高上一公里,守卫好自己的领土以免哪天屋破人亡暴死街头无人收尸。

“这还是不至于。”黑发绿眼的男人吐出烟圈。“毕竟我们两个还是可以互相挖坑拾掇一下后事。”

“哼。那也得看我俩谁先玩儿蛋。”Jack站在吧台后面擦那些擦了也白擦的酒杯。“更何况你的情况比我好多了,大作家。你为什么不包养我?”

Loki翻了个白眼。

如果非要说在这个鬼地方有什么好事(当然Jack完全不认为这是好事)的话,就只有遇到了Loki·Odinson。

相比起Jack的被迫遭罪,Loki可算是主动放弃了富裕的生活,出于一些原因。堕落之路上有些狐朋狗友也不算什么坏事,更何况Jack某种意义上来说救了Loki一命,这也是两个人狼狈为奸的根本存在条件。

这栋楼里的人都知道5楼那个黑发的男人不仅尖酸刻薄诡计多端,还是个gay。男人换了又换,一水儿的金发蓝眼,但个性就又另当别论了。不过谁遇上Loki都会气得浑身发抖吧。

那是戒指事件不久之后。Jack忙到发疯,浑浑噩噩外出又回来,无视掉楼内所有的人和事。走到5楼的时候听到大声争吵的声音,紧接着门就被撞开,从里面滚出来两个扭打作一团的人,金色头发的那个力气大,然而黑色头发那个招式更加阴险,默不作声把人打得嗷嗷直叫。金色头发那个气急了抓起地上一个啤酒瓶就往黑发男人脸上焊过去,Jack浑身一凛冲上去撞开了那个人,玻璃瓶砸在手臂上碎掉,觉得骨头都被震麻了。他还没有大叫,那个黑色头发的就怪叫一声冲过来把人往栏杆上推,大有送人上天之势,生生把Jack的痛呼吓了回去,双目圆睁龇牙咧嘴想是一条全副武装的眼镜王蛇。金发男人也被吓得懵逼,屁滚尿流地跑了。

Jack痛得眼前发黑,看到高挑瘦削的黑发名gay(??)用他好看的绿色眼睛盯着自己,然后拖着他去了医院。如此,两人就算正式认识了。多亏了Loki,Jack才在最烂的红灯区的gay吧里面找到了一份酒保的工作,预支了薪水,才算稳定了下来。

仍旧穷得叮当响。琐碎之事耗费精力。厕所要修,电脑要买,房租要交,手要换药,还有日用品、灯具、药品等等等等。除此之外每日起早贪黑努力打工,疲累至极,只是为了活下去。毫无质量和尊严的活下去。

还能够更坏吗?这是能的。因为Jack收到了账单。他父亲,欠下的,账单。

Loki至少帮他付了三分之一。这才是他真正感激Loki的原因。陷入金钱关系还能够如此待他,这是他破产以来最大的幸运。

于是Loki也跟着他一起穷了。他倒是不担心,大不了熬夜再多写点文章就行了。但是Jack什么都不会。

在眼睁睁地看着Jack连续一个星期被人搭讪调戏过后,Loki在斑斓的灯光里眼神迷离地看着Jack仿佛吃了屎的表情,说出了历史性的那句话。

“Jack,你去做直播吧。色情的那种。月入百万不是梦。”

哦。

日。

在金钱面前是英雄都得折腰。如果他没折腰,那一定是因为他还不够惨。Loki告诉他,你现在就是那个惨到极点的英雄,去吧Jack,抛弃你的贞洁操守跪倒在金钱的胯下吧,我会等你忍辱负重凯旋归来出人头地。

操你的Loki。Jack回到房间静坐在笔记本电脑面前。最终还是屈服地上网开始搜索直播平台。他不做色情的还可以做其他的不是吗。

筛选掉那些费用昂贵的,剩下的也就只有几个平台可供选择。他随便点了一个,叫雪国还是什么的,开始看不同分区。

操他妈这个平台居然还真有成人区。除了成人区其余都是免费。

时尚?他钱都没有做个鬼的时尚。音乐?他最近一次唱歌是在小学合唱团。游戏?他的电脑顶多做做扫雷吧。一个个的淘汰掉过后,他点开了美食区。

“……这个牛肉吃完啦!让我们来看看下一道菜品是什么——芝士罗勒焗通心粉!天哪这个菜是谁要求的?热量太高了吧!……”

这年头直播吃东西都能赚钱?

Jack心情复杂地看着屏幕上那个胖女人表情夸张地对着一碟芝士通心粉惊叫。有必要这么惊讶吗?不过是芝士和通心粉而已,谁没吃过。

谁没吃过。不过是芝士通心粉而已。

叉子缓缓地插进那一堆散发着热气的金黄色的芝士,拉出一根一根黏着的金黄的丝线,罗勒青翠的颜色点缀,还有通心粉……

他饿了。他该死的,看着一个女人吃这种垃圾食品咽口水。他想抓个什么东西来嚼嚼,发现身边只有空气。生活多么惨淡。但神奇的是,居然真的有人给这个女人送礼物送花打赏。

如果是吃播的话……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

而且还可以吃好吃的。似乎只要有自己的粉丝群体,就会有人寄东西来请你吃。

原来Jack·Benjamin已经沦落到要靠别人寄东西才能够苟活于世的地步了。

事不迟疑。Jack瞒着Loki悄悄买了些零食和水果(这堆玩意儿居然这么花钱),申请了房间进行吃播尝试,结局是只收获寥寥几句“啊小哥好帅啊但是为什么不笑呢”就没了下文。

是哪里不对吗?自己吃相正常也算得上是得体,长得也不算丑为什么没人看呢。自我怀疑着Jack点开了美食区月榜排行第一的房间,准备学习观摩。

……

用户******23:嗷嗷嗷嗷我冬好可爱好可爱啊!!!

用户*******4:天哪吃水果都这么认真 感觉好好吃啊^q^

用户******276^q^

【用户*****赠送玫瑰*30

【用户*****赠送玫瑰*5

用户*******45:完了我也突然想吃黑布林了……

【用户******打赏200金,感谢支持!】

用户******467:今天冬冬的男友不在吗?

用户********298:在的 刚才听到声音了

用户*******098:快叫队长来投喂啊嗷嗷!!!

用户*******76:求投喂!!

用户********09:求投喂!

【用户******打赏50金,感谢支持!】

【用户******打赏200金,感谢支持!】

【恭喜用户***3784登顶主播:Winter Soldier 赏金周榜第一!感谢支持!】

……

评论区留言疯狂地刷新着,Jack被震撼了。当前观众的数字也是让人吓了一跳。在一片起哄声下居然真的出现了一个金发男人给主播的那个男人喂水果,然后两人相视笑了一下,仿佛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举动。金色头发的又退出了屏幕。

然而评论区像是疯了一样开始不停地刷礼物玫瑰还有打赏。

他默默地退了出去。默默地进入Winter Soldier的主页拉黑了他。

这个胡子拉碴面无表情壮得跟头熊似的男人搞吃播有什么可看的。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尝试像是一个笑话。


时间不早了,他要去Gay吧上班了。他默默地拔掉笔电的电源,锁进抽屉里面。找出白衬衫换上。

他在想Loki知道了会怎么嘲笑他。或许他还会怂恿他去弄色情主播,但是他没有这个心情也没有这个精力。

楼道空无一人,热闹还没有开场。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听,目不斜视,仿佛自己全副武装什么都不怕。浑浊逼仄的空气扑面而来,他在黑暗的巷道里面一个人往前走。不知不觉感到泪意上涌,肺里像是有鸟类扑腾翅膀。

承认吧。Jack。你就是嫉妒。

不存在有人如此亲密对他的记忆。母亲早逝,塞拉斯从来就不曾欢过他。他的友谊——如果那也算是的话——建立在他父亲的名誉财产之上,是他享受又鄙弃的铭牌。才几月而已,荣华富贵已经恍若隔世。自己不过是个在阴沟里面苟延残喘的虫豸。抓住一线希望奋力往前,为了不让命运的脚掌把自己踏得稀巴烂。

这是正常的生活吗。人难道不应该生活在干净的居所,至少不为生命安全担忧吗。难道不能够拥有关心自己的人吗。

他想起Winter屋子里暖黄色的灯。那才是正常的生活。不是自己房间里那盏惨白闪烁的吊灯。

然而他已经找不到道路。


TBC

妈的王子你要吃啥我给你买买买!!!

评论(17)

热度(72)

  1. 吴磊今天还是我的吗此北_Evanst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