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北_Evanstan

主要是盾冬和柯王子
不写桃包。
希望你喜欢
微博ID:HeretheNorth

【柯王子】暗 1 ABO NC-17

lo回来了

本篇接着PWP盲  前篇盲传送门

车还没到 看今晚能不能发出来。

侍卫CurtisX王子Jack

不知道走剧情有没有人看啊......我希望听一下大家对文走向的看法或者疑问 欢迎评论哟!


 

“Alex·Plimmer。”

侍卫长抬头看了他一眼。

“Beta?”

“是。”

Curtis看着他挑起的眉毛恢复到严肃的位置。

“去吧。十点列队。”

 

档案袋光滑的纤维质感昭示着皇室的尊贵郑重。但谁又能想到,这里面装着的是一张伪造的上任书,一堆虚假的个人历史。一个要颠覆王国的骗子。

Curtis调整了一下腰带的位置。他为了这个Alex·Plimmer专门修整了头发胡须,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端正正直的士兵而不是下城区落魄的穷鬼饿狼。这很容易。稍微放缓脸部神经,加上木讷沉稳的表情,还有挺拔宽阔的身形,最重要也是最可靠的——一个Beta。他绝对是侍卫中的模范。

Alpha抑制剂躺在口袋里。还有专门用特殊洗剂处理过的外套。他现在就是一个干净无害的Beta,谁也认不出他。

 

事情发展得比预料中更快。

这应该归功于他的资料伪造得太过取巧。他无法揣测塞拉斯的想法,他只是按照规定时间集合列队,没想到国王竟然出现。跟随这个老鬼心里默背了一遍他美丽的蝴蝶加冕的故事之后,侍卫长被叫走。接着,他就被人带走。

内廷长廊被大理石石柱围绕。摆设着精致洁白的瓷器,墙上悬挂着笔触优美细腻的素描,或是浓重美丽的油画。上等人的挑剔和享受。然而对那些在阴沟里挣扎的苦灵魂来说,最美的画作和艺术是孩子用捡来蜡笔画的一朵小小的彩虹花。

仆从带领他在一扇巨大庄重的实木门前停住。门上是烫金的暗色蝴蝶标志,相比起官方标识更为华丽庄重。心下了然。Curtis感觉到内心雪一样透彻冰冷。他无所畏惧,足够冷静。

门被打开。他在门厅等待。然而,空气里剑拔弩张的信息素还是让他头皮一紧。

明显,有两个或是三个Alpha在里面吵架。不是吵架,至少气氛相当紧张。苍老却极有气势的无疑是老国王,另一种气息明显暴躁冷冽许多。可想而知这个人是有多么的愤怒挑衅。能和国王顶撞的人是什么身份?Curtis掐着自己的脉搏想。这个味道他感到熟悉。

有人压下烫金的门把。他没有抬头,敛下眉目看着厚实地毯。里面的人出来了,仿佛是强压怒气把门带上。Curtis视线顺着纹路细腻的皮鞋往上,扫过挺直的背脊和暗色领带,看到倨傲的下颚和熟悉的眼睛。

王子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迅速离开。现在他可以确认,那天他悄声进入房间不是因为地毯厚重,而是他步履轻捷。

他的王子。他的Omega。以为戴上Alpha的面具,穿上华贵衣饰,把头发梳得整齐就能逃开谎言。原谅他现在满脑子都是Jack在他身下乱七八糟哭喘哼叫的样子。

“国王召见你,Alex·Plimmer。”

“是。”

仆从带他进入。塞拉斯站在桃木桌前,神色深沉不定。

“陛下。”他恭敬地低头,虔诚敬畏的语气。

“你好,Alex·Plimmer。祝贺你成为皇室侍卫一员。”

“我的荣幸,陛下。为皇室服务。”

“是。这是你的荣幸,也是荣耀。我非常欣慰于你们的付出。”

Curtis在心里勾起冷笑。

“现在,我的士兵,我有更大的荣耀交给你。这是来自国王的直接部署,也是你展现自己的大好时机。”

“请您吩咐,陛下。”

塞拉斯坐了下来,双手交握放下腹部。“我要把你指派给王子。”

他抬头惊讶地看了看这个老鬼。

为皇室亲族设置专门的侍卫保镖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这种事情只需要交给下面自己处理了,哪里需要国王亲自嘱咐。更何况,Alex还是个新上任者,直接指派给王子甚至是王储也太过高看了。这样一来,他就无法留在国王身边,却能够直接和Jack接触。这无疑令人高兴,但是,任务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该死。

“不要惊讶,士兵。你能够胜任。我知道你以前从事过侦查情报工作。”

谁给他准备的档案?Curtis哭笑不得。

“你的任务,就是充任王子的侍卫——但更为复杂,或许也可以称作保镖、司机、秘书?不是管家。你的工作就是,在给王子服务的同时及时地把王子的情况反映给我。任何情况。个人、工作、行踪,一样都不能少。明白了吗。”

“是。”

“还有问题吗?”

Curtis沉默了一下。“陛下,我想知道,王子是否同意。”

“他不能拒绝,你知道的。没有哪个儿子能够拒绝父亲的关爱,不是吗。”他说完笑了一下。

“你的工作从下午开始。晚上有一个宴会,你负责接送王子还有他的安全。”

“是。”

也就是说,他可以与国王接触,还有望成为受信任的线人,这意味着他的任务难度会降低,能够收集到的信息也就更多。

不仅如此,他还得到了一个特权。入侵Jack生活的特权。

Jack和老国王的关系并没有谣传的那样和睦。而塞拉斯对Jack的监视让他感觉到,或许王储这个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塞拉斯的目的并不明确。

信步离开。他有些迫不及待。

 

暮色四合。Curtis在镜子面前再次检查自己的造型,确认万无一失后,驾车往王子宅邸驶去。 

这是一个建在皇宫外角的独立建筑。车轮轧过细密的石子路面,发出轻微响声。视野足够开阔,能够看到深粉和钴蓝色交织的天空。他在铁艺大门外停下,走下车子仰头看那些线条优美干净的窗户,隔着重重窗帘猜测Jack在哪一个房间,哪一扇镜子面前检视自己,褪下低调衣衫换上华美礼服。或许还会抿着嘴往身上喷Alpha信息素。还有抑制剂,吞咽清水时仰起滚动的脖颈......

他不喜欢Jack 的Alpha信息素。那太过冷淡成熟了。但这又恰恰取悦了Curtis。就像甜美的果实用暗色果皮保护自己的柔软的纤维汁水,只有他能够见到他的真实。——如果塞拉斯知道了王子是个Omega会怎样?

花园那边的木门打开,女仆把人送出来,给他穿上大衣。

他立正站好,摆出诚惶诚恐新兵上任的模样。

Jack站在铁门里面看他,挑着下颚审视自己,半天没有动。Curtis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王子的意思是叫他给他开门。呵,他以为这是下马威?还是把对国王的逆反迁移到自己身上?

但是他当然只有小跑过去给他开门。

“殿下。”

Jack没有理他。他走到车门前,Curtis又赶快过去为他拉开车门。

他看着王子淡漠的侧脸。羊毛大衣显现一层出若有若无的白色边缘,如同碎霜落在他肩上。Jack坐进车子的时候顺势抬眸,那一瞬间Curtis以为他已经认出了自己。

 

沉默令人窒息。Jack一言不发。Curtis抬头看后视镜,对上王子郁郁寡欢的面容。华灯初上,灯光略过他的衣领,在脸上闪烁着斑斓的光泽。他不开心。

抵达晚宴。停车过后Curtis跟着王子下了车。这么长时间Jack终于和他说了话。

“你不要跟着我。”

Curtis故意让舌头打结。“啊,这……国,国王让我必须保证你的安全。”

Jack直视自己的眼睛。然后他烦躁地把脸转过去走了。Curtis跟在后面。

 

推开门。人声音乐潮水般涌入,Curtis被满屋子的香水和信息素熏得脑袋发疼。在他没来得及反应之前,Jack已经被人拉着往屋子里面走去。他当然被自动无视,于是只能站到房间角落和其他的卫兵一起看着屋子里的人。

水晶灯璀璨的灯光把室内照得如同太阳表面。鲜花堆在桌上,系在廊柱、立在门边,花叶被仔细清洁撒上金色粉末。Curtis隔着重重人群寻找Jack,视线扫过女士们裸露的光洁后背、手腕上细细的链子,穿过轻盈的音乐和沸腾人声。王子被簇拥着,他看见他露出笑容,对着那些围着他的人不停地微笑,笑得仿佛和他们在一起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一样。

他被拉去跳舞。Curtis看着Jack带着邀请他的人在舞池里面旋转,仪态完美高贵无可挑剔。始终是得体分寸刚好的笑容。他注意到Jack今天穿的礼服衣领高的有些过了,几乎把整个脖子都包住,相比起其他人来说确实拘谨很多。

Curtis几乎笑出声来。标记——那些牙印红痕没有消失。所以他的Omega用丝线和布料把自己全部遮住。他顶着自己Alpha留下的痕迹和别人跳舞——他不知道自己是为Jack还是自己感到可笑。

墙角的摆钟一声一声地响着,把时间从身体里摇走、摇走。Curtis站到麻木,但是这群人仿佛永远不知疲累,仍然聚在一起说话。姿态迫切,把家室、容貌、荣耀摆在脸上,以此明码标价换取其他人的关注。仿佛贪得无厌的蜘蛛要把网结到更多人的脑子里。

香槟开了一瓶又一瓶。Jack始终被人缠着,男人女人AlphaBetaOmega。他似乎没有醉意,弯下脖颈和女士调情,耳鬓厮磨若即若离,笑得像只狐狸,眼睛亮闪闪地仿佛星辰。他能够吸引所有人。他的魅力是等份放置毫不吝啬的施舍,任何人都甘之若饴。Curtis在旁边看得怒火中烧。该死的,他怎么能够这样对着别人笑。

一杯一杯的酒递到他手里,他只是微笑着接过。没有尽头。多少人盯着这个人想和他发生点什么,虎视眈眈以灌醉他为共同奋斗目标。但是Curtis立刻察觉了异常。Jack轻轻靠在桌上,一手撑着自己,好像只是有些累了。他几乎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周围的人,然后笑着点头附和。胆子大的Omega都已经蹭到他旁边了,像是发情的狗一样用胸部若即若离地勾引,手指蛇一样不再安分,贴着他的手臂往上。他没有拒绝。

Curtis决定过去。他分开人群,切进那一堆困住王子的莺莺燕燕,引起不满的声音。

“殿下。”

Jack抬眼看了看他,笑颜灿烂。“嗯?”

“明天还有会议。”

对方愣了愣。然后轻轻地把身边的人推开,嘴角流露出歉意。既然如此,各位也自然是不敢拦着王储,只是流露出惋惜给王子道晚安。

Curtis跟在Jack后面。他脚步仍然稳定,好像一切正常。

 


Jack走得快了,离开大厅之后径直朝车走过去。Curtis给他看门,王子站在车前定定的看着他,眼神亮地有些不正常,好像有些亢奋。

他关上车门坐进驾驶室。正当他准备发动的时候,耳后突然扑过来一阵热气。王子探过身子拽着他的领带拉着他转身看着自己。距离猛然拉近,Curtis差点栽到Jack的衣领上。他抬眼看着他眼中的湖水和纤长的睫毛,猛掐大腿才抑制住不让自己做一些难以挽回的事。

“……殿下。”他哑着嗓子开口。

不料Jack做出了更出格的举动。他凑过来伏在自己肩上吸气。

“你刚才和哪个Alpha亲密接触了吗,Alex·Plimmer。你身上一股子我讨厌的味道。”他极其嫌弃地皱了皱鼻子,露出嘲讽的表情。

一定是刚才激动过头了,Jack闻到了他的味道。这不太妙。

“没有,殿下。也许是刚才找你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别人。”

Jack眼神暗了暗。没有动。他歪了歪头,敛下眼神看着Curtis的领带。

“Alex·Plimmer。呵。”眼神轻佻飘忽。

气氛顿时有些诡异起来。Curtis忍得鼻尖冒汗,只想把人按在椅子上操一顿让他知道自己是谁。Jack维持着这个距离用手指绞着那块布料,好像那是什么好玩的东西。然后再一次看着Curits的眼睛。“你是Beta。”这几乎是气音了,仿佛是某种性意味的暗示。

Curtis终于反应过来。他亲爱的王子现在是在引诱他。

“……殿下。”

好一会儿。Curtis才慢慢抬起手握住Jack的手,把他扯开。

王子似乎有些意外。微微错愕地张开嘴唇,看着自己的侍卫坐正看着自己,把自己晾在一边。

他低下头发出轻笑。然后抬头把自己倚靠背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嘴角略微抽搐,似乎是想竭力勾起一个无所谓又嘲讽的弧度。“你讨厌我对不对。”

Curtis看着王子歪头闪烁的眼神。

“你醉了,殿下。我们回去。”

Jack默默地坐了回去,把头靠在玻璃窗上闭上眼睛。

 

“殿下,我们到了。”

没有回答。

“殿下?Jack?”

Curtis转过身。Jack已经蜷在椅子上睡着了。

他打开车门看着睡着的人。他攥着大衣半张脸都藏了进去,安静无声。忍着没有伸手,他弯下腰轻轻说话。

“Jack,我们到了。快起来。”

“……嗯?”王子挣扎着坐了起来,然后下车走向大门。

可以看得出他仍在费力的挺直身体让步子稳一些。一只吃了猫薄荷费力维持形象的猫,Curtis想。Jack停了下来,转身朝自己伸出手臂。

“怎么了?”

“扶着我。”

真是。要人帮忙还是一副恩赐下人的样子。

从大路走到门厅并不是很远。Jack确实是醉了,开始还是慢慢的走着,不知不觉就靠近了Curtis,把全部力量都放在了对方身上。Curtis叹了口气把人拉住,抬头发现整栋屋子一片漆黑。门廊上没有开灯。他伸手敲门。

“别敲了,没人。他们早走了。”Jack闷闷地说。

“钥匙呢?”

王子靠在门上不动。“不知道在哪个包里。你翻。”

没有办法。他只能强装镇定伸手去掏钥匙。大概是被扯到了,Jack又一把把他拍开。

“嘿,这样可找不到钥匙。”

“……没在我身上。在地毯下面粘着……也许。我记不得了。”

他确实是醉了。

黑暗里是王子轻不可闻的呼吸。Alpha信息素散得差不多了,他现在闻起来干净无害。Curtis还是在他的衣服里面找到了钥匙。Jack对自己几乎被人圈在怀里的姿势一点反应都没有。

“……Jack,Jack。”

“……嗯?”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还是问了。

王子不舒服地把头撇到一边去。“……Curtis。Curtis·Everette。”

他心下一惊。

“不……你不是Curtis。你不是……”他好像已经混乱了。

他用力抱紧这个人,把他压在门板上深深地吸气。他的Omega又回来了。美丽的鲜花和果实,融合着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他为他打开了门。里面黑洞洞的一片。

“晚安,Jack。”

王子关上了门。


TBC


评论

热度(47)

  1. 苍蓝此北_Evanstan 转载了此文字